• 成都在线二维码

今日在线查看更多+

今日在线查看更多+

新华三张鹏:智慧县域关注“一网统管” 数字乡村服务“一老一小”

来源:

环球网
2022-06-09 15:15:22

编辑:

听雷

“原来我们提出,通过掌上服务让老百姓少跑腿,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戳戳手机就能办事,这是‘一网通办’要做的工作。现在,‘一网统管’要做的工作就是,让我们城市的决策管理者通过三屏互动、移动办理,在一个平台上就能搞定包括城市安全、产业发展、民生服务、政务建设、事件处置、重大工程、交通出行等事务,能够做到一屏掌控,真正实现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近日,新华三集团首席数字官张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网统管”要落地,要从县域基层治理这个难点先突破。

  他认为,大家都希望能够在一个平台上完成管理和治理的协作,所以一网统管也成为了当下的重点工作。“第一,一网统管一定要基于实时的数据,存量的静态数据对于管理作用不大,没有与事件相关联的实时数据是做不到一网统管的。第二,要依托智能算法,靠算力来代替人力。第三,在这两个技术化支撑的基础上,各地方一定要考虑流程再造、制度重塑、认知提升,要主动适应数字化的要求和规律,从而真正实现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一网统管 路径不同

  据介绍,一网统管指的是“一屏观全域、一网管全城”,也就是说通过移动端的手机屏和办公桌面屏、大屏相结合,在屏幕上实现全域城市体征的数据指标和关键事件的及时推送。一网是指应急、城管、消防、党建社区、民政教育、医疗卫生等部门,能够在一张网上真正做到治理能力现代化。

  张鹏提到,在落实或者重构原有治理方式的过程中,新华三总结出了“五四三二一”:五是通过一网统管的平台真正做到在最低层级、最早时间,以相对最小的成本解决最突出的问题,取得最佳的综合效应,是“五个最”。四是四大领域,态势全面感知、趋势智能预判、资源统筹协调、行动人机协同。三是三大转变,层级转办向一体联动,经验判断向数据分析,被动处置向主动发现。二就是“两个一”,即一屏管全域、一网管全城。最后,这都围绕着“一件事”,也就是城市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进入一个平台来自动处置、自动推送、自动研判、自动督办,最后实现闭环,让线上线下协同高效处置“一件事”。

  不同数字化程度的城市通向一网统管的路径是否相同?

  他回答道:“各个城市确实是千差万别,不光是数字化的基础千差万别,同时治理的水平、治理的能力也是千差万别的,治理的对象也是千差万别的。城市和农村一定不一样,大城市、小城市也不一样。”

  当前,一网统管主要具有两大价值:第一在于协同,也就是跨部门之间形成一网统管能力,比如智慧交通、智慧医疗解决本行业纵向的治理和服务没有任何问题,但一旦跨部门就难以开展。第二在于治理,各级政府及基层网格社区是目前城市智慧城市数字化建设里中获得感较差的。从市政府的维度来看,因为既有数字化的项目各自为政,缺乏统一的管理,且数据之间也没有实现打通;从基层的维度来看,数字化过程中所需的平台繁多,基层无所适从。

  张鹏告诉记者,“一网统管对基层在技术上要做到,第一,填报简单化、一表通,一次填报数据可以自动关联,填第二次时原来填报的数据就可以自动关联起来;第二,一个入口,一次登录,相关的工作界面都能够进入一个平台;第三,数据回流,与区域有关的数据可以在脱敏的基础上能够实现回流。只有当这三个问题解决好,一网统管在基层才能真正落得住。”

  那么,对于不同城市的一网统管该如何落地?

  张鹏认为,大城市的数字化发展具备良好的基础,要解决的问题是已有的大型信息化、数字化平台如何落实“三融五跨”的要求,即让业务融合、数据融合、技术融合;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最终形成一个协同的管理和服务,这是大城市、或者发达城市需要做的事情。

  而小城市原有的数字化基础相对薄弱,没有数据,既有系统固化、难以打通,就应该重新搭建以自己为主、横向为主,服务两端的一个平台,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一个远景的规划,促进各项应用在此平台上不断成长。

  由此可见,二者考虑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他总结称,好的平台要靠人去落实,要靠机制去保障,一网统管的过程实质上是流程再造和制度重塑的过程。

  智慧城市“下沉” 县域数字化“向上”

  据了解,新华三集团以云智原生视角直面城市数字化的难题与痛点,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城市数字化解决方案。我们认为,智慧城市是长出来的,不是建出来的,需要统共性长个性的土壤,需要与城市合伙人一起呵护生长。

  张鹏表示,新华三始终秉持融合生长的智慧城市建设理念。“因为我们看到了问题所在,任何一个数字化平台都不能是一成不变的,而应该随着城市的发展、老百姓诉求的变化,不断形成新的能力去回应需求。”

  提到新华三在县域的智慧城市布局,张鹏对记者表示,新华三围绕县区设立了东南西北中和专项六个区,用以形成对智慧城市的高效运作支撑。“一方面,原来是一个总部,现在把一个总部拆分成六个区,在六个区都有专门的队伍,包括方案架构、应用架构、数据架构等各种角色,从而高效支撑县域的发展。另一方面,在县域发展上,我们一定会与当地生态合作,一起落地县域的发展;同时,我们也合作了国家信息中心、中国信通院等研究机构,希望尽可能地给各个县输出量身定做的解决方案,既有公共版的、标准化的应用,又有个性化的定制,让县域的数字化能够真正建起来、用得好,不要出现水土不服的问题。”

  张鹏举例称,数字乡村不能走智慧城市的老路,不能抄智慧城市的作业,一是资金投入有限,二是城乡服务有本质区别。“我认为数字乡村应该采用大云+小屏的方式,尽可能地把服务云化、尽可能地把服务推向手机屏。大云指的是各种各样的服务尽可能上云,小屏就是通过应用开发把服务推向手机端。数字乡村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关注‘一老一小’两大群体,‘小’的问题是不要被电子垃圾毒害,‘老’的问题是“用不了不会用”的问题。我们还要考虑一些定制化的应用,比如一键呼叫、手机与电视媒体的打通、二维码整合服务,乃至智慧农业的一些应用等。”

  他补充道:“在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我们很少关注生产的细节,但在农村里面我们需要将农业、农村、农民三件事情统筹考虑,一定要把政府的治理、农民的生产和农业的服务能够尽可能整合上云,并推到一个小屏上。”

  最后,他总结称,“数字化的认知比投入更重要!数字认知不到位,看不透数字化的本质要求和本质特征,花大价钱建设机房没有用起来不是数字化,脱离当地的需求挖掘超前应用也用不起来。所以,智慧城市建设在不同的阶段一定有不同的方案、不同的侧重点。数字化服务商应该积极地帮助当地的政府去梳理、规划,形成分阶段、分批次推进措施,针对具体需求供应相应的软硬件能力。同时,也要在建设的初期,让公众真正参与进来,梳理出民生的痛点、改革的难点、发展的重点,从而找到数字化发展的突破口。”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成都在线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成都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大运在线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

今日在线查看更多+

今日在线查看更多+

今日在线查看更多+

党建在线查看更多+

政务在线查看更多+

热门专题

  • 图文组件

公益在线查看更多+

健康在线查看更多+